其实我是爱上海的: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没有错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小女人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小男人也可以追求有钱的富婆啊?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但是,前题是不要破坏人家的家庭,当了第三者。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从目前社会上的情况来看,小女人找有钱的大叔,大部分都是第三者。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一般情况都是男人经过一番打拼,事业成功了,有钱了,回头一看老婆成了黄脸婆。男人都有一种喜新厌旧的心里,这时候,有年轻漂亮的小女人追他,有几个男人能把握住自己。于是和大老婆离婚,娶小老婆,小女人就名正言顺的成了老板娘了。一般的小女人嫁给有钱的大叔,她的幸福是建立在人家前妻的幸福之上的。

再说,富婆们大部分都是让前夫给甩了。男人们为了自己娶小老婆,给前妻一大笔钱。也有的是老公因某种原因离世了,给她留下一笔钱。这样的女人,钱有都是,花钱找乐哈,才找小男人。但是,女人一般都会算计,一般情况她不能跟小男人登记结婚,她还怕你骗她的钱财呢?这样的女人都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小男人你哄不了她。俗话说,人老奸,马老滑,就是这个道理。

总之,我觉得,不论小女人或者是小男人,嫁个爹,找个妈都不是什么光彩事。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原创回答#

女生追男生一般用什么套路?

这个我就跟你好好讲一讲,我追我老公,我老公性格比较内向,我比较外向应该挺好追的。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先是找借口,不停地与他搭讪,与他聊天。第二件事,先找到他的喜好,找到他喜欢的东西。吃的喝的。 玩什么?然后逐个击破。他想玩吃鸡。那你就去下载啊,然后跟他玩,记住多聊。再撩他。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女追男隔层纱,一旦追上了,你们会很幸福的,我当初追我老公的时候跟他说我喜欢。脸都红了像小苹果,每天找他讲讲话呀,要看你性格怎么样?如果都是内向的。真的不太好追,如果都是外向的比较好。可以聊天,聊地,聊世界。容易聊到一起去。

其实我是爱上海的
:女的可以追求有钱的大叔,那男的追求有钱的富婆就有错了吗?

简单的一句话叫投其所好。还要搞清楚一点,他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如果没有就大胆吧。要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你再去改变自己。。

我和我老公在一起七年了,有一个儿子。虽然说我觉得他,但是我们过的很幸福。

你也加油吧。

女生为了追自己喜欢的男生可以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这个问题你还真是找对人了,我还真曾遇见过这样的一位女性,为了得到男人的欢心,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

那还是我在原先工厂上班的时候,我们车间有一位从外地来打工的姑娘,这姑娘二十多岁,个不是很高,人长的中等以上,按理说这么年轻的姑娘应该是非常招人喜欢才对,可是给我的个人印象却不是很好,从她的言谈举止当中老觉得给人一种非常闷骚的感觉,说话总是嗲嗲的,走起路来那两半屁股更是扭的眼看要掉下来的架势,更为让人无语的是,有事没事的还总是喜欢朝男人堆里扎,一点少女的矜持都没有,所以车间里大多数的人对其印象都不是很好,可是你不为之心动并不代表人家就没人喜欢,也还是有那么几个好色的男人禁不住诱惑自动上钩的,明里暗里的有二三个男人接连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这当中闹得最历害的一次是,车间一名已结婚的班组长不知啥时候和她搞上了,但是倒霉的是这哥们的媳妇不知从那里知道了此事,一怒之下跑到车间里当着众人的面扇了这姑娘好几巴掌,并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可谁知这事过后人家却跟没事人一样,说话照样嗲嗲的,走路屁股该扭还是扭,而且夹杂在几个男人间依旧是左右逢源,让人不得不感慨此女的心性之坚强,只是可惜了这么优秀的姑娘却跑到工厂里来出大力!

而这随后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么滥情的一位女子却喜欢上了刚来车间上班的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是我们当地人,长得眉清目秀的,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小鲜肉一枚,刚来车间上了没几天班,便让这姑娘春心大动,疯了似的对小伙子展开了追求,而且人也和以前变了个样似的,不仅坚决的断了和别的男人之间的联系,脾气和性格也彻底变的稳重了下来,每天上班时总是早早的来到车间,给小伙子备好热水,把小伙子的工作台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在工作期间总是帮助人家干这干那的,一到吃饭的时候便跑到伙房打好饭菜给小伙子端到跟前,俩人头对着头一起吃饭,和小伙子说话时也是慢声细语温柔的很,总之对小伙子的那个好简直是没的说,如果不是因为这姑娘以前的劣迹摆在那里,我还真觉得这俩人是天生地设的一对,而这小伙子大概也是被姑娘的热情给感动了,很快俩人便成双入对了起来,一起上下班,一起外出逛街,甚至还将姑娘带到家里见了父母,就在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可半道上又起了波澜,不知道是姑娘以前做的丑事被小伙和家人知道了,还是别的不为人知的原因,总之是这小伙子不再理这位姑娘了,明确和其断绝了来往,尽管这姑娘是苦苦哀求,甚至跪到在小伙身前乞求他的谅解,可小伙始终不为所动俩人最终还是分手了,那几天明显可看出这位姑娘脸上憔悴了许多,神情也是恍惚的很,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消沉,终于有一天上午早过了上班的时间却还不见她人来车间,打电话也没人接,车间主任便让人到她租住的房子里去看一下,等人到她的屋子里时敲门没人开,但从窗户里可以看到她人躺在床上,待到破门而入时,发现她人在床上已沉睡不醒,旁边还散落着一个装安眠药的瓶子,让人庆幸的是因送医院及时人抢救过来了,不过姑娘身体好了以后便辞职了,从此再没相见!

姑娘,只能说早知如此又何苦来着?!

爱上海鸥烘焙: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十五年前卖出去的房子,十五年后获赔419万元拆迁款,卖房人眼红反悔,想要分割拆迁款,并推倒当初的买卖合同,将买房人告上法庭。当初买房人看她生活艰辛,还主动多给了她5千,没想到此人忘恩负义,不要脸到极致爱上海鸥烘焙
!2003年,卖房人刘亚云因为丈夫患病去逝,她一人带着两个儿子,不但要养家糊口,还要还丈夫治病所留下的一大笔债,有一种天都塌下来的感觉。家里的院子,是他们母子三人的唯一住所,但为了还债也只能忍痛割爱,卖房还债。

爱上海鸥烘焙
: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这时,有一位叫魏思丽的中年女人,看到刘亚云发布在报纸上的卖房广告后,便找到刘亚云,一方面觉得院子有改造的价值,另一方面她也同情刘亚云的处境,就想买下这个院子,把它扩建一下再往外出租,增加收入。

爱上海鸥烘焙
: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爱上海鸥烘焙
: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爱上海鸥烘焙
: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爱上海鸥烘焙
:一个人,不要脸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没多久,双方就谈成了,刘亚云起初要的价格是15.5万,魏思丽见她不容易,便多给了她5千,凑成了16万,刘亚云很是感激,于是双方便签下了房屋买卖合同。

拿到钱之后,刘亚宁一家很快就搬走了,并且自力更生,拿着还债之后剩下的钱种起了大棚,日子总算是一天天好起来了。

魏思丽这边买好了房子后,不仅把原有的两栋房子进行改造,还加建了两栋房,一切就绪之后,就开始往外租房。

因为刘亚云在最困难的时候,是魏思丽出手买下她的房子,所以刘亚云一直心存感激,一家人千恩万谢,说魏思丽是个大好人,让他们脱离困境,这份恩情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但是谁能预料,随着时间的变迁,竟然出现了变数。

十几年来,城市发展日新月异,到了2017年,一批棚户改造计划出现了,魏思丽从刘亚云手里买的院子也列入了拆迁计划,征收补偿款加上30%的团签奖,总计金额是419万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额拆迁款,魏思丽做梦也没想到,她十分开心。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刘亚云母子这时候却找上门来,要求分割……拆迁款。魏思丽吓了一跳,没听错吧,房子都换主了,他们来分拆迁款,这不是开玩笑吗?

魏思丽当然不能接受,都已经15年过去了,就算是房子升值了,拆迁了,但是原主人却来要求分割拆迁款,从常理上来说,实在不成立。不要脸的一幕出现了。刘亚云说:咱们换位思考,你就体谅体谅我这个家庭,不是跟你赖,咱们要互相帮助,才有情有义。

她还说了,拆迁款她也不要大头,占个小头就行,她说:我还不多要,就150万。

150万,总拆迁款的35%,虽说是小头,可这小头不少。都说不打无准备之仗,谁给她的底气?

魏思丽当然不同意,她表示当初合同可是白纸黑字,钱也一分不少给了,房子已经换主了,你现在来找我分拆迁款,怎么可能?

不料刘亚云的儿子跳出来说:法律有条文,你城镇户口,又不是本村村民,是不允许到农村来买宅基地。

他还搬出了一份1999年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当中第二条明文规定,农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准城市居民占用农民集体土地建住宅。

而刘亚云当年那房子,虽然现在属于棚户区拆迁范围,但在2003年时,就是个城乡结合部,他们家的院子是农村宅基地的性质。而魏思丽又是城市户口,所以她并没有资格买这房子。

刘亚云母子还说,这是一份违背了GJ相关规定的合同,这样的买卖当然不能算数的。他们要求分150万根本不算无理。魏思丽感到无比震惊,她说这的确是她的一个法律盲点,自己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可能把方方面面的法律都了解得特别详尽,学习得特别细致,要是当年知道有这个政策法律,她根本就不敢买这个房子。她心里很担心,这房子难道是白买了吗?

难道真的要还回去?魏思丽心里忐忑不安,又觉得很冤。但她更为刘亚云的背信弃义而感到气愤,十五年当中,刘亚云母子没有提出任何疑义或买卖不合法,如果说她没资格买,如果买房子是错的话,那应该是刘亚云错卖在先,自己错买在后。

再者,当年这房子交易的时候,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规模,也就是两个小平房。后来是因为魏思丽要扩建出租,才申请了危房翻建。

她说当年的两栋小平房,如今成了四栋,面积也达到了430多平方,增加了将近3倍,翻修的钱也花了35万。要不是翻修和扩建,最后能补400多万吗?当然不可能。

另一方面,她还算了一笔账,她表示这翻修的35万,再加上买房的16万,一共花了51万,要知道在2003年这不是一笔小钱。如今刘亚云只看见她能得拆迁款眼红了,觉得她赚大了,但如果她当年不买刘亚云的院子,而是买了别的房子,换算一下,最后得的钱,只会多不会少,但她偏偏就买了这么一个她没资格买的院子。

而接下来事情让魏思丽更加没想到了。

2018年3月,魏思丽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刘亚云把她给告了,要求判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并分割拆迁款。

最终合同被认定无效,魏思丽听到这个结果,心里彻底凉了,谁能想到买房十五年居然出现变数,当年她可是投了51万啊,难道全都付诸东流了吗?

房子合同被撤销,就意味着房子已经不是属于魏思丽了,那么拆迁款到底会归谁呢?一审中刘亚云就请求分割拆迁款,但一审中法院暂时没判,因为当时只是有拆迁的意向,实际还没有达成相关的协议,补偿金也没有实际确定,所以对分割拆迁款的要求并没有处理。

2018年10月,拆迁款的数额终于公布了,这次魏思丽赶紧来到法院,立即提交了诉状,虽然希望不大,但她也要做最后的努力和争取。

法官结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魏思丽从刘亚云手里买的房子拆迁款总共是419万,其中包含了两部分,一个是房屋的补偿款323万,另一个是配合ZF拆迁的团签奖励96万,而323万对应该的面积中又分了两个部分,一个是刘亚云以前建的房子,有146.15平方,另外284.81平方是魏思丽后来建的。

法院本着宏扬诚实守信、公平公正的原则,首先决定,魏思丽后来补建的那部分,刘亚云一分钱没出,所以相关的补偿肯定要放在魏思丽的名下,也就是284.81平方的补偿金和这个面积相应的团签奖归魏思丽。

至于146.15平方,法院决定,不能完全归某一方,而是要分割,毕竟这一部分是刘亚云以前建的,魏思丽又出钱购买了,两人都有份。

法院认为,虽然当年的房屋交易是无效的,但为了保护合同交易的契约精神,按照契约的规定,保护购买人的权利,应该按对错比例分,错的少的人要多分点,错的多的人分少点,从这个角度出发,是刘亚云一家毁约,过错明显,是主要过错方。按照相应的过错比例,应该是魏思丽享有70%,刘亚云享有30%,予以分割。

这样下来,扣去魏思丽以前购房的16万,最后魏思丽分得382万多,刘亚云分得37.2万。

法律虽然有温度,但像刘亚云母子这样的人却是贪婪自私、厚颜无耻的。

刘亚云恐怕彻底忘了当年她贫困无助之际,是谁伸手买房拉了她一把,还主动多拿了5千给她,让她还清债务,走出绝境,重新启航。见到大笔拆迁款,立马眼红后悔,背信弃义,为了争夺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将恩人告上法庭,厚颜无耻到极点,这样的人,不配为人。做人做事,要心怀感恩,不能为一己私欲,而丧失了生而为人的本性,否则只会枉为人,实为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