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近日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广东深圳地铁10号线开通,其中一站被命名为“华为站”引发关注。不少人前往该站打卡的同时,站名的合理性也遭到质疑。根据《深圳市轨道交通线路及站点命名规则》,「第八条 站点专有用词不应出现以下情形」规定第(七)点指出:站点专名用词不应出现使用商业设施、企业、商业住宅区名称。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而官方的回复是这样的:深圳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表示,目前有相关规定,一般不得以企业名命名轨道站名。不过,早在规定出台之前,深圳轨道交通三期规划报国家批准时,其工程站就已经被命名为“华为站”,当时并未禁止用企业名称命名轨道站点名称。该站点名称已于2016年进行公示。

其实这个问题不应该通过华为的科技能力以及企业在国家的贡献力来决定命名,我觉得根本的是在当地地方的影响力而决定,但是实话说了虽然我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是通过百度地图查询了这个地方之后,我才发现设置这个名字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在这个站的周边基本上都是华为的产业,可以说周围覆盖的产业高达70%这个丝毫都不过分,而这个地方很多产业都叫做华为为何不能叫这个名字!

按照地图的指向,其实这周边的三个站都被华为的产业覆盖了,所以占地面积非常的广泛,这对于华为的开展合作,以在这个地方上班的人群无疑是一个很便利的事情,作为市政方面虽然不能从科技影响力的角度考虑,但是可以从华为的人力资源的角度以及这么多人即使很多没有在华为上班,只是在这附近其他的公司上班或者定居的人也应该知道这个地方统称的名字应该也是华为吧!

毕竟华为在这里的产业这么大,我觉得抛开法律法规,这个地方的影响力已经可以称之为深圳华为城,深圳华为产业园站都不为过。那如果这样的命名是不是可以摆脱企业的属性呢,因为在这个地方华为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企业的影响力,而是站在了一个产业园的角度去考虑那就不一般了,而我们全国很多地方也有叫什么什么产业园来命名公交站或者地铁站的,这样也应该能够说得过去吧!对此大家是怎么看的,欢迎关注我创业者李孟和我一起交流!

在深圳这样的城市生活有优越感吗?

五年前,一国际著名大学的人类学专业研究生曾经在深圳做过关于生活居住环境质量的社会调查,其中令人意外的类似答案是生活居住在每平方约50000元到80000元的住宅里的居民对生活环境质量反而不是很满意,提出了很多意见,甚至很多非常尖锐的意见。生活居住在每平方米100,000元以上的住宅的富豪们,他们对深圳的居住环境质量认为比较非常满意,虽然他们在香港也有住房,主要是小孩读书。令人费解的是大多数居住在环境质量较差的旧居住区甚至是住在出租屋里的年轻人,或者是住在城中村、小产权房、军产房、甚至违法建筑等的居民对其居住环境竟然满意自豪,因为城市更新或者是拆迁他们获得的补偿是非常优厚的。我曾经在深圳做过城市更新项目的开发工作,我所知道居住在这里的多是本地农民,或者是一些退休干部,知名企业主,甚至是深圳的顶级打工皇帝。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生存在这座城市里,能强烈地感受到了希望,也能感受到了绝望,多数中产阶层则是无欲无求,他们认为深圳很好是正常的,还应该更好,看不出有什么优越感。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深圳房价全国第一,似乎深圳满地都是有钱人,著名的富豪住宅区如银湖豪宅片区、华侨城豪宅片区、蛇口半岛豪宅片区、盐田豪宅片区、观澜湖豪宅片区、以深圳湾一号为代表的深圳湾滨海豪宅区等等,居住在这些片区中的的顶级富豪他们对其生活环境是满意的,但他们几乎都在香港、东京和欧美有置业,看起来他们优越感强,但实际上他们己经有超前的忧患意识。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盐田豪宅片区)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盐田豪宅片区)

宋晓峰爱上海归白富美
:如何看待深圳地铁站命名为“华为”?

(深圳湾滨海豪宅区)

也有一些深圳的顶级富豪居住在军产房、甚至居住在城中村集体用地的小产权房里,居住面积非常的大。如我知道深圳最著名的房企老总一位居住在银湖的一栋军产房里,一位在龙岗一城中村有两栋大楼,老婆孩子都在香港。正进行拆迁、城市更新其回报之巨大是可想而知的。深圳的城市更新政策的拆迁补偿如是有红本房产证一般1个平方赔3平方以上,绿本房产证或军产房能的能赔2平方以上,规定年限的违建(同村村民委员会签合同)至少赔1.5平方米以上等等,居住在这里的人优越感最强。

在深圳年轻的打工一族,他们雄心勃勃或者是野心勃勃,无视艰难,对未来充满希望,反而对生活在深圳有优越感。而所谓的中产阶层,他们的忧患意识与他们的优越感共存。

80年代,当时内地还是计划经济年代,正值深圳改革开放,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大学生,当时不能留在上海的上海同学都到了深圳,后来很多分到北京等全国各地的同学最后都来到了深圳。我在深圳有很多同班同学,当然同济大学校友更多,从头参与了深圳的城市规划设计和建设。我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也到了退休年龄,从政的有的已经是副省、正厅级干部,当然多数还是从事规划建筑设计工作,有的是设计院的院长或设计公司的老总,收入也很可观了,在单位都分了一套住房,混得好的自己又买了一两套住房,最好的在香港也买了一个小房子。但是虽然安于现状,但没有什么优越感,甚至还要到国外子女生活工作的地方去。这么多年,既不愿说自己是广东人,内心深处也没有把深圳作为自己的归属之地。老了,知道回不到过去了,但隐隐约约还想回到上海,回到自己老家。

爱上海 419对对碰:您认为出国留学是好的选择吗?您将来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吗?

这个问题提的真是诡异爱上海 419对对碰
,出国留学是走出去学习人家的理念和思维,怎么能谈得上荣辱观😓

爱上海 419对对碰
:您认为出国留学是好的选择吗?您将来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吗?

我家孩子现在就在美国学习,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对祖国的热爱感觉不到,但是出国以后和大多数的学生一样,谁说中国不好和谁急。他们也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让更多不了解中国的美国人,从点点滴滴的宣传中,也在改变对中国的认知呀🇨🇳

他仅仅去了一年但是感触最深的就是,强大的美国除了高科技和批评性,拓展性思维教育,其他地方都不如国内。

当初送他出国学习的目的也是想学习国外先进的理念,学习国外多角度的思维方式。这样学成归来,把先进的知识和理念运营到工作当中,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有机会还是需要出去走一走,没有对比就不知道自己的弱项。故步自封换不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你怎么看待有人说海归工作越来越难找,海外文凭加速贬值这件事?

我是海外留学生,未来的海归,作为一个局内人,对于这种情况早有心理准备,毕竟这又不是新情况。不过这仍然阻挡不住学生留学的热情,因为中国出外留学的人数每年都在增加。

海归找工作觉得困难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海归是对工作的预期太高。简单说就是高看了自己,觉得自己海归就该比国内985毕业生待遇更高,这样就有点强人所难。

不过我觉得现在的留学生大部分已经很清醒,并不会有高人一等的感觉。而且找工作还面临没有校友的尴尬,因为那意味着没有人脉。当然如果能在国内找到国外学校的校友,那也是一项资源,不过几率小很多。

第二,国内企业对留学生的有色眼镜。国内企业有些HR可能对留学生的要求更苛刻,这是对留学生的客观不公平。

第三,所学和所用脱节。国外留学学习的知识体系和国内的脱节,或者是习惯不一样,科研文化也不一样,这也造成找工作难的问题。

我自己还没开始找工作,所以还没想那么多。目前能做的就是争取如期毕业,而且考一到两个专业资格证,为以后回国找工作积累资本吧。

如何看待一些华侨回国,而且总是高高在上的感觉?优越感在哪?

在新型肺炎疫情面前,我觉得那些光鲜亮丽的留学人员或者是华侨,确实是在我们这场新型肺炎疫情的战役当中表现出了极端的优越感和蛮横的傲慢等让人唾弃,感觉到他们人性都泯灭了的一种感觉。

景象一:美国回来的一家三口作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华侨,当听说参加隔离一定要掏钱的时候,他抱怨着说,如果要知道掏钱我就不回来了。

景象二:一个归国的留学生抱怨自己隔离的房间环境差。抱怨着自己喝的水不卫生。就是这种不懂得感恩的这种无耻的行为,当时就被服务人员怒怼回去。

景象三:加拿大拜耳的工作人员在自己家隔离的时候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也不戴口罩就在小区里奔跑,被我们的小区防控防疫人员劝说,还张口骂人。

景象四:泰国飞重庆的一个女华侨,对待机场要隔离破口大骂就是不配合隔离检查。

这一桩桩一件件, 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华侨的素质太差了,留学的人员知识都就饭吃了,根本看不出来人性的善良,也看不出来在美国英国等一些国家学到了什么。所以说这些人,就是一些不可救药的人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