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ty 爱上海:王熙凤为何要把一个丫鬟探亲操办成“贵妇省亲”?

宝玉的丫环袭人,其母亲病危,王夫人批准袭人回去探望,并且叫凤姐安排嘉定ty 爱上海

嘉定ty 爱上海
:王熙凤为何要把一个丫鬟探亲操办成“贵妇省亲”?

嘉定ty 爱上海
:王熙凤为何要把一个丫鬟探亲操办成“贵妇省亲”?

嘉定ty 爱上海
:王熙凤为何要把一个丫鬟探亲操办成“贵妇省亲”?

嘉定ty 爱上海
:王熙凤为何要把一个丫鬟探亲操办成“贵妇省亲”?

凤姐儿答应了,回至房中,便命周瑞家的去告诉袭人原故。又吩咐周瑞家的:“再将跟着出门的媳妇传一个,你两个人,再带两个小丫头子,跟了袭人去。外头派四个有年纪跟车的。要一辆大车,你们带着坐,要一辆小车,给丫头们坐。”周瑞家的答应了,才要去,凤姐儿又道:“那袭人是个省事的,你告诉他说我的话:叫他穿几件颜色好衣服,大大的包一包袱衣裳拿着,包袱也要好好的,手炉也要拿好的。临走时,叫他先来我瞧瞧。”周瑞家的答应去了。

凤姐儿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凤姐儿笑道:“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的,赏了你倒是好的,但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

袭人笑道:“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还有一件银鼠的。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

凤姐儿笑道:“我倒有一件大毛的,我嫌凤毛儿出不好了,正要改去。也罢,先给你穿去罢。等年下太太给作的时节我再作罢,只当你还我一样。”……

说着,又嘱咐袭人道:“你妈若好了就罢,若不中用了,只管住下,打发人来回我,我再另打发人给你送铺盖去。可别使人家的铺盖和梳头的家伙。”又吩咐周瑞家的道:“你们自然也知道这里的规矩的,也不用我嘱咐了。”

周瑞家的答应:“都知道。我们这去到那里,总叫他们的人回避。若住下,必是另要一两间内房的。”说着,跟了袭人出去,又吩咐预备灯笼,遂坐车往花自芳家来,不在话下。

凤姐这一番操作,实在给了袭人独有的体面,有贵妇省亲的感觉。别的丫鬟是绝对不能有这个待遇的。为什么呢?

第一,这是王夫人的授意王夫人是凤姐的姑妈。凤姐能嫁入荣国府,还能在荣国府掌权,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王夫人的支持。所以,凤姐在很多事情上,都要看王夫人的眼色行事。如果王夫人讨厌谁,而此人恰好是凤姐自己也讨厌的,她就加倍踩踏,比如赵姨娘。如果此人是凤姐自己不讨厌的,她只能是袖手旁观,却不敢出言辩护,比如晴雯。如果王夫人想喜欢谁,而那个人刚好凤姐自己也喜欢,她就会加倍对他好,比如宝玉,比如袭人。

袭人是王夫人认定了的宝玉准姨娘,从待遇上已经作了调整,贾府上下心照不宣,只是还没给她正式的名分。王夫人欣赏袭人忠实而笨笨的样子,她平生见过的丫鬟都是投怀小燕类型,袭人可算难得,所以她决心要善待袭人,鼓励她保持这种作风,好好伺候宝玉。凤姐读懂了王夫人的意图,就竭力要给袭人一次风光体面的省亲。

第二,这是贾府的规矩古代女性嫁到了一个更高的阶级,那么她要是再回娘家,就要遵守夫家的要求,不能再与娘家人保持以往的亲密,这是一种礼仪上的隔离。

比如元春省亲时约定在十五日来,自正月初八,就有太监出来先看方向: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帓,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打扫街道,撵逐闲人。

而且对于宝玉这个亲弟弟,因为是无职外男,也不敢主动晋见。元春是半夜三更回家省亲的,却不敢睡一觉再走,而是连夜赶回去。因为皇帝只给了她几个小时的假。她已经是皇帝的女人了,不能被外人看见,更不能在外边留宿。

袭人不是贵妃,礼仪要求自然没有那么高,但是也绝对不能按平民方式省亲了。她回家,要有随从看护,在家住要有另外的房间,而且不能用家里的铺盖和日用品。

这些都是公爵家里的规矩,代代相传。

第三,这是照顾袭人的天伦孝道。

有人说袭人,母亲要死了还穿戴那么华丽,真是丧良心。这些人大概是不知道老礼。

袭人之母此时是病危,并未死去。病危的人最怕儿女穿着素净,满面凄惶来探望——这是提前来吊孝吗?这是探病还是催命?没死也要被咒死了。所以,探望病人,必须要穿戴喜气,给病人以痊愈的信心。况且,袭人的母亲也是期望她能成为宝玉姨娘的,看到她现在这个待遇,也就可以安心含笑九泉了。

总之,袭人的打扮和排场,对于探望病危的母亲来说,既不越礼,还很合情。

袭人是自幼被父母卖掉了的,未充分享受母爱,也来不及让母亲看到自己成为姨娘、争荣夸耀的那天,母亲就离世了,唯一可慰的是,王夫人和凤姐提前安排了姨娘规格的省亲预演,让袭人的母亲安心而去。

后来在元宵夜,袭人谈到王夫人的恩典,说“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敢妄想了”。可见,这场规格华丽的省亲,使袭人的母亲大为快慰。

第四,凤姐这样做,是出于她个人对袭人的好感。

凤姐对袭人印象很好,说她是个省事的。这个评价虽然简单,但是很高。

袭人的能干、忠心、负责,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知道,宝玉屋里全仗着有个袭人。这并不是容易的事,宝玉多病、性情奇特,不爱读书,又有许多世人不解不喜的毛病,袭人能都照顾到,并且能平衡宝玉与家庭内各成员的良好关系,确实煞费苦心。她自己也受到过不少嫉妒和质疑,比如李奶妈和晴雯。可是袭人尽量忍气吞声,不惊动别人。

这实际上也是让凤姐省了好大的心。所有小矛盾都是在怡红院内部解决掉了。因为凤姐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照顾好弟弟妹妹,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的心头肉,他若有点儿差池,凤姐要受好大连累。所以袭人的贤良,也给凤姐分忧解难了。

平时凤姐能对袭人好的机会不多,袭人主要赏赐来自贾母王夫人,这次,凤姐借机也向袭人表态了自己的好感和支持。她知道袭人也是宝玉喜爱的人,讨好了她也是好事。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用,欢迎关注我写的《红楼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