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爱上海早田:属于学科类培训机构,2021年9月之后能否上课?

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按照双减政策,9月开学后,学科类的培训机构是可以上课的福原爱上海早田
。但是,上课的时间被严格限制了。所以,所有学科类的培训机构都调整到了周中上课,而且上课的时间也有限制,晚上8点半之前必须结束。

福原爱上海早田
:属于学科类培训机构,2021年9月之后能否上课?

福原爱上海早田
:属于学科类培训机构,2021年9月之后能否上课?

虽然被调到周中上课,有很多的不方便,但是一次调课的经历告诉我,学科类培训机构并没有多少人放弃。由于周中上课时间不合适,前两天想着给孩子调个学而思的班,结果手慢一点,喜欢老师没抢到,再慢一点合适的时间也没了。

福原爱上海早田
:属于学科类培训机构,2021年9月之后能否上课?

福原爱上海早田
:属于学科类培训机构,2021年9月之后能否上课?

当然,除了上面授课之外,有些学科机构为了避免家长送孩子上学时间紧张,还推出了在线小班课。总之,只要你想上课,总有一款课程是适合你的。

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怎样算是学科类培训机构?这个需要教育部门的认定了!比如,少儿英语、数理思维、国学等等培训是不是属于学科类培训?教育部的最新解释是,如果培训实质上是对学科相关内容进行专门的学习,强调的是学科的知识导向,是为升学考试来服务的,片面强化相关学科的听、说、读、写、算方面的技能培训,那么就应当按照学科类来进行管理。

官方的说法,也十分专业,但为了避免跟学科有关系,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都改名字了,教育教学的方向应该都会改为不是为了考试和应试的内容,这样就避免了学科类机构的标签。比如瑞思英语改名叫了瑞思教育,励步英语也改名励步教育。如此推论,以后这些机构不算是学科类的,可能不需要周中上课了!

严查培训机构!教培行业前景究竟如何?

听到严查的消息,我身边的同学或朋友们,没有一个特别紧张或者担心的。

因为——太忙了。

每天我的生活基本就被学习、教研、培训、测评、沟通、磨课等内容占据,根本无暇考虑我是不是要钻个什么空子、造个什么假之类的。

而且服务的都是本地人群,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造假,那就是自己把自己的牌子给拆了。

你可能会说,你没时间,你们其他市场人员肯定有时间啊。

说实话,他们也没时间。

我们基本上没有专门的销售人员,老师和店长就承担了销售的责任。老师们每天的课都安排得特别满,课间还要跟家长沟通,课下还要准备教案。店长和前台每天统筹各种事情,整理各种表格,也是分身乏术。

所以“严查”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好处,可以帮我们淘汰掉一些不良的竞争对手,也可以督促整个行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让更多认真负责在做教育的同行们,都能有一席之地。

辅助学生素质教育,普及儿童感统训练,我们一直在路上。

教育培训行业真的要崩盘了么?从业机构、从业者怎么办?

这几天,教育培训行业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面对有关部门一系列“组合拳”,教育培训行业真的在颤抖?从业机构和从业者们真的战战兢兢,一片哀鸣?

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风暴眼里的教育培训行业其实很冷静淡定,从业者们并无惊慌之色,反倒有欣喜之意。

我就职于深圳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这几天同事们聊得最多的就是行业未来,对于到来的监管风暴,除了公司老板外,大家都很平静乐观。

一、对于教育培训行业,目前至少有两个误解。

1、认为教育培训机构都是巧取豪夺、贪婪嗜利的赚钱机器。

还是以事实来说话吧。

我所在机构主要做中小学学科培训。每周末上1次课,属小组课,每个小组不超过15人;每次课两个半小时,高中收费标准为每次课240元,初中为200元,小学为160元。

学生周一至周六下午放学后,可以到校区来写作业,机构免费提供作业辅导服务。

每周晚上还有一次1小时左右的强化训练课,也是免费。

您觉得这收费高吗?

很多人指责培训机构,总是以收费昂贵为借口。事实上,经过充分的市场竞争,补习收费价格已经接近底线了。

9.9元可以买到10节线上课,交99元资料费可以到一个线下机构上12节课。

坦率地说,看到这样的收费标准,作为从业者,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没有面子,简直在“贱卖”自己。

2、认为教育培训机构会抑制人们的生育意愿

这是一种想当然的说法。

当下人们生育意愿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明白人都知道是虚高房价,是高生活成本,是阶层固化的焦虑,是崇尚自我的心智觉醒。

让教育培训这个行业去背“抑制生育意愿”这口大锅,它还真的背不起。

有一个事实很有意思,白领精英阶层的生育意愿普遍并不强烈,难道他们也交不起孩子的培训费吗?显然不是。

认为教育培训是影响人们生育三胎的“罪魁祸首”,确实有点搞笑。

二、教育培训行业崩盘几乎没有可能性。

网络上有人欢呼,这回教育培训行业要彻底凉凉了。

这回恐怕又要让他们失望了,因为它并不会崩盘,相反可能会迎来新发展契机。

1、最严厉的监管,恰恰在为它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每一个行业都会经过草莽时代,都有无序掠占、盲目扩充的阶段,这时候,有关部门出台监管措施,实施严厉惩治,厘清行业乱象,实在必要也很及时。

教育培训机构应该端正认识,积极拥抱监管,全力配合纠偏,将教育培训做成一个健康发展、对社会有积极贡献的行业。

2、教育培训行业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网络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教育培训机构已达20万家。

在实体行业倍受熬煎,疫情冲击雪上加霜的当下,这个行业贡献了大量就业机会。

特别是它接纳了很多大学毕业生,成为大学毕业生扎堆就业的地方。

我所在机构前来应聘最多的就是大学毕业生。

3、多数家长对子女参加课外辅导持不反对态度。

几年前,我所在机构送孩子补习的大都是老板、白领精英、当地人,家境优渥。

而现在,学生很多来自一般工薪家庭,甚至外来打工者家庭。

有一个大巴司机,将自己两个孩子送来补习,每个孩子都报了全科。他的话很实在:我这辈子只能开大巴,儿女们不能像我这样。

平民家庭对孩子未来的期待更大,因为他们认清了一个理:不想让孩子过跟自己一样的生活,只有好好读书一条路。

你把教育培训机构全部关了,补习仍然会转入地下,更蓬勃更野蛮生长。

三、从业机构、从业者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这两天我所在机构老板心里很不安。前年为了办机构,他将深圳的两幢房子抵押贷款,如今刚刚赢利,就遇到政策调整,他心里自然忐忑。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机构一向遵规经营,在市场上还是很有口碑的,他也无需多担心。

而老师们谈起这事,就轻松多了。

大家都认为,如果真要关闭培训机构,大家反而有更多的挣钱机会。

并不是把机构关了,市场需求就没了。相反,市场需求还很可能逆势上涨,有点能力的老师可以自己开工作室,做一对一辅导或上门家教,没有了平台差价,老师们能赚得更多。

坦率地说,我就是这种想法。

出于公心,我希望这个行业能健康发展;出于私心,我更希望赶紧把这个行业查封掉吧!

您觉得教育培训行业这回能不能“活下来”呢?